主页 > A生活的 >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打不开罐头:专访《大人国》书系 >

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打不开罐头:专访《大人国》书系

2020-06-14


本文访问全新书系《大人国》的总编余宜芳,请她谈谈在策划本书系时的初衷与即将持续进行的合作出版计画。《罐头 pickle!》是本书系第一本作品,由作家李维菁与插画家汤舒皮,说/画出一个单身女子在城市中生活的寂寞与成长。

Q:日本甚至欧美都已经针对成人绘本市场经营行之有年,能否谈谈你对大人系绘本的初衷和理想?为什幺是「大人」?

答:想要做大人绘本的念头隐隐然在心中很久了,欧美长期都有好作品,例如桑贝系列作品,村上春树也和德国插画家 MENSCHIK合作了好几本短篇小说,这两年韩国的大人绘本也形成热潮,忍不住想,为什幺台湾写给画给大人看的绘本故事这幺少呢?明明我们有这幺多的好作家、好插画家?

真正下定决心是在今年初到日本逛书店,发现一本日本出版社的大人绘本:苏格兰艺术家John Shelley与日本出版社合作,绘出安徒生具有魔幻色彩的故事《影子》(The Shadow)。那时村上春树获得安徒生文学奖,发表演讲「影子的意义」引述这篇作品说明世上事物皆光明与黑暗并存,不论个人社会或是国家,都必须面对自己的阴暗面,学习与影子共存,否则抑压的影子会变得愈来愈强大。因着村上的演讲,2004年出版的此书得以重新发行。

我买下绘本,打算回台北后购买版权在台湾出版,这个故事魔幻甚至阴暗,但插画家瑰丽大胆的表现手法让阅读多出很多想像空间。同时间,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脑中出现了:除了引进好的大人故事绘本,为什幺不成立一个书系呢?这是台湾蓬勃的出版市场上一条少有人走的道路,人烟稀少,我们来试试看,能不能走出一条路来。至于为什幺是「大人」,因为每个孩子都喜欢听故事看绘本啊,为什幺我们成为大人就忘记了绘本的美好呢。

Q:细看企划书与首发作品《罐头PICKLE!》中,会发现都是以非常女性的视角在呈现,大人国系列绘本为何会有这样的设定?对于男性读者或跨性别读者的想法是什幺?

答:谢谢你敏锐发现这个角度,这方面的确是出自于市场考虑,也许是我的错误假设,但我认为大人故事绘本一开始的主力读者应该是20-45的女性,因此在策画这个书系时,我前几本锁定的创作者,确实都是女性作者和插画家,也希望创作出能和目标读者群最有共感的故事。

我一和作家好友李维菁提出这个构想,她马上说太好了!这也是她长久以来最想做的事情,并且推荐她很喜欢的插画家汤舒皮(虽然我们都不认识)。我们有一个梦想,希望藉着这个书系,将台湾的好作家好插画家推向国际市场,毕竟绘本故事的字数较少,中翻英的门槛不大高,而好的插画作品更是跨国界的。

另外,我们也希望促出跨国合作,例如台湾作家与外国插画家,或是外国作家与台湾插画家的合作,本书系的第二本作品即是日本知名作家吉本芭娜娜小姐特别新创的散文故事《甜美而悲伤的珍珠》,她趁来台旅游之便,见过插画家汤舒皮,相信也会是精彩的跨界跨国合作。

至于男性读者或跨性别读者,其实我们后续的安徒生的《影子》以及村上春树和他的好友安西水丸合作的绘本《呼噜呼噜》在读者群上没有任何性别预设立场。

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打不开罐头:专访《大人国》书系

答:我特别喜欢雅克・桑贝(Jean-Jacques Sempé),他和莫迪亚纳以及徐四金的跨界合作,很爱。很难找到一个可以称为参考的书系,因为每一本喜欢的大人绘本我觉得都是独特的艺术创作。

Q:能否介绍这次的作家:作家李维菁与插画家汤舒皮,以什幺为考量作为大人国系列绘本第一个主打组合?过程中有哪些火花?

答:如前述,这也是维菁一直以来很想做的事情,《PICKLE!罐头》的原始版本是她在脸书发表的文章,有点悲伤的故事,都会女性独居生活中难免碰到的寂寥与无助片刻,当时一读很喜欢,舒皮的作品风格细腻而甜美,有许多巧思与细节,搭配在一起,奇妙的非常和谐,不那幺悲伤也不那幺甜美,更是人生。

她们两个是狮子座的女生,合作起来很顺利。

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打不开罐头:专访《大人国》书系

《罐头 pickle!》,时报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李维菁、Soupy

小说家李维菁笔下的都会单身女子
纤细、敏感、寂寞、疏离

插画家Soupy Tang的插画
细緻、疗癒、舒服、不腻

便利商店
罐头

女人

大人故事绘本
一场文学与艺术的优雅相遇

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打不开罐头:专访《大人国》书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