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C慢生活 >王荣禄去火星,我们是他的燃料 >

王荣禄去火星,我们是他的燃料

2020-07-24


王荣禄去火星,我们是他的燃料

王荣禄要「跳着舞去火星」了,谁知道火星是怎样?舞者不擅说明——而在一次又一次的观摩之后,我逐渐掌握了王荣禄的方向,也许,靠近了他的灵魂。

《跳着舞去火星》(下称《跳》)是「不加锁舞踊馆」的「舞蹈身视野」计划之结业演出,这个计划前期经过身体运动、身体书写、身体年轮、身体档案、身体漫游等CREATIVE LAB加小型展演的阶段,王荣禄将所吸收的哲学、文字、模式、形态融化内汇,倾吐而成《跳》。计划中与禄一起工作的联合策展/戏剧构作,编舞家黄大徽,是个精密理性的处女座,曾说意图把一切可能性都摊展在禄面前让他选择,并以一种时时提出问题的方式存在——有点像个教练。我也曾在部分阶段参与及观摩过他们的过程,见过构思期的苦涩。


即兴舞蹈,极限演出

而最后的成品,在我看来,不是各项展演的总结,倒像是各项展演的经验,成为了禄的火箭推动器燃料,把禄送到他想去的火星。推动器部件在航天过程中散落大气层,磨擦燃烧消失,我看到它的残件,但有一种初衷清晰保留下来:我记得两年前禄与黄大徽邀请我加入「身体书写」部分时,曾一再强调想探索「即兴」(improvisation)这个面向——结果《跳》中,禄大部分的舞蹈,都将是即兴的,换言之每一场表演可能会全然不同。一个多小时不停的即兴舞蹈,而且禄是从来不锡身,在体力和心灵上都可能会接近极限,听到时我吃惊地睁大眼睛看着他。

但回想起来,又觉得这个结果那幺理所当然,好像我一早就知道那样。五十岁的王荣禄,生命和身体充满了经验,同时他希望抖落一切牵绊,回到原初的自我;他珍惜每一个表达,但常在后来时突然想使用孩子般的方式;他希望消解舞蹈的习见形式,同时再探索舞蹈的本质;他有时会说「就不要再跳了」,但绝大部分时间,他身体自动动起来,舞蹈在他心里徘徊不去;他在一个体力走下坡的年纪,同时他奇异地需要消耗。如此,不会重複的即兴舞蹈,似乎就是答案。但我仍然不知道它最后的样子,「王荣禄会怎幺跳着舞去火星」,我得到一个不算答案的答案。

8096505761273571


三种关係,直指核心

在王荣禄的独舞外,《跳》将展现三种关係。刘曼诗的一段像是禄的镜像,刘的身体柔和如水,像涟漪一样不断变出一个个圆,时时与禄表现相反。禄后来说起,他在马来西亚是经过一番挣扎才走到舞蹈之路上,曾想学门手艺谋生,做过麵包学徒、印染衣物、司机等,后来晚上在舞蹈中心学舞,在八九年来港时才开始专业舞者生涯。他说,来香港时环境没那幺好,要根据环境不断调整寻觅,现在很怀念那种无定向的状态。而刘曼诗,也是放弃本来中产无忧的生活,在比利时重新开始跳舞。

王荣禄与妻子周金毅的双人舞部分应是默默地最被期待的一部分。几个月前据说排练气氛具有张力,众人皆三缄其口,只有黄大徽敢提出「佢今晚番屋企会否好惨」。禄曾表示非常重视这次合舞,是一次沟通机会,希望平等对待。伴侣关係中的种种沉重:不安全感、恐惧、低落情绪,「我们总是对最爱的人发最大的脾气」——然而,他们找到了一种游戏般的表演形式,非常的反舞蹈,回到本能的身体,王荣禄笃定地说:「这一段的主题很清晰:无论如何维持下去。」

邱加希部分的关係似乎是「传承」,类似于师徒的关係。这种关係首先是以质疑和提问的方式出现,经历「身体漫游」哲学课的邱加希,提出好厉害的问题如「经过设计,还可以找到自己吗?」「要做几多野你才接受到自己存在?」禄的舞蹈有时回应问题。二人合舞时,我看到咏春木人桩的修练比喻,开始是师父指领徒弟,但师父陷入空转与狂暴时,反而是徒弟让他清醒过来。在这部分的思考层次是相当清晰的,我想起在「身体书写」的练习时,禄每次总是皱眉沉思非常认真的。

8185551895894565


信仰身体面对MISSION

《跳》中,王荣禄将大量地即兴舞动,且是无始无终地,我一再警告,观众是不会离场,直至他力尽而亡。而他很高兴地说,本来这个计划是準备要让自己接受身体老化(身体年轮部分),但他后来发现自己的身体还有速度和力量,还可以让他实践生活上的关怀——身体竟然在计划中慢慢变化了,变得更能让他接近火星,去到一个不可知的良好状态。王荣禄已经进入状态。身体的记忆如伤痛、跳过的作品,都将成为《跳》这个作品的燃料,如同把背负的包袱付诸一炬。

王荣禄诚实直接。我记得在二月时一次跟禄与大徽的访谈结束后,我和另一位记者沐羽在楼下抽烟,均惊诧于舞者的诚实、直接,两人大呼「好惊」。舞者不惧,在表达时直指内心,在起舞时趋近极限。此中凭藉的,是对于身体的信仰吧。就像碧娜鲍许说,「舞吧,舞吧,否则我们将要迷失。」我目睹王荣禄挥汗如雨,像做完饱足的运动,愉快地说:「跳舞是我的MISSION。我还有好多事未做到,所以我会继续跳。」看见灵魂有时不是一件複杂的事,它有时飘散着安多酚的香气。




上一篇: 下一篇: